讀書心得 大師觀點

《資本的秩序》The Dao of Capital — 最奇妙的一本投資書

在看過的上百本投資書中,當屬這本最為奇妙。

《The Dao of Capital》意思是資本之道,簡體中文版譯為《資本的秩序》。此處的 Dao 並非幣圈中的 DAO,而是指老子的道。

全書共有十章,前八章基本上沒講到投資,而是在講針葉林與針葉樹、老子《道德經》、太極拳、克勞塞維茲《戰爭論》、《孫子兵法》、奧地利學派等等,為最後兩章鋪陳。不過最後兩章也只是講大方向上的觀念,不會告訴你任何詳細的方法或技巧。事實上就算他講了也沒人學得起來。

簡言之,這本書說是哲學書也不為過,對九成五以上的人來說可能一點用都沒有,而且每多翻一頁心裡會越不自覺浮現我到底看了三小的迷因圖。也就難怪這本書沒什麼名氣。

筆者讀完同樣也有這種感覺,但同時我也對作者的思想感到驚嘆。身為一個美國人卻對中國的老子《道德經》、太極拳和《孫子兵法》有深刻理解,2008 年報酬 115%、2020 年 3 月爆賺 3,612% 的人果然不同凡響,腦袋異於常人。

沒錯,他就是 Universa Investments 的 Mark Spitznagel。他曾是大名鼎鼎的《黑天鵝》、《反脆弱》作者塔雷伯的合夥人,專門使用尾部風險對沖策略在市場發生重大危機時賺取爆炸性獲利。

本書的核心思想是迂迴投資,作者稱之為奧地利學派投資法。他認為以已知與未知、手段與目標的思維方法,利用過程中間的手段,實現目標。實現的方式越迂迴、間接、理性,才能真正找到最好的跨期決策方式。

用道家的話說便是:「將欲歙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強之;將欲廢之,必固興之;將欲奪之,必固與之,是謂微明。柔弱勝剛強。」

更白話地說則是犧牲當下的小損失換取未來的大利益。

然而由於人類短視近利的天性,這樣的迂迴方式對大部分人來說注定是極其困難,同時也正是因為大多數人只著眼於當下,奧地利學派投資法的跨期交換策略才會有用。

書中提到一個有趣的真實故事。

1848 年 25 歲的鐵路工頭 Phineas Gage 原本是個勤勞、技術精湛的人,在一次爆炸意外中一根 13 磅重、3 英尺長、直徑 1 英吋多的鐵棒直接穿過他的腦袋,從左臉進入、穿過大腦前部,從頭頂穿出,腦漿都噴出來,結果他竟然活了下來。

鎮上的醫生驚訝於這個病人還有意識並且依然能夠交談,醫生甚至可以通過頭骨上的傷口觀察到 “大腦在搏動”。

雖然他左眼失明,但右眼完全未受影響,並且沒有聽力、觸覺、或語言能力的損害。然而他變得無理且反覆無常、沒有耐性,凡事與自己眼前的欲望相衝突時就無法克制自己,也不願聽取任何建議。一些媒體報導稱他粗俗猥瑣,沉迷於酒精和性行為,並時常撒謊甚至偷竊。但這並不是唯一的大變化,他完全無法為自己的未來做任何計畫或進行任何活動。他控制未來決策的腦功能嚴重受損。Phineas Gage 最後在 38 歲時身體狀況惡化,因癲癇病發死亡。

這無疑是場悲劇,但這罕見病例提供了第一個臨床證據,證明人類大腦的特定部位專門用於時間性推理,可以抑制衝動,做出跨期選擇和基於未來的決定。

Mark Spitznagel 認為,華爾街的制度導致交易員們緊盯著當下,缺少長遠的眼光,就像他們的大腦額葉上插了一根鐵棒。由於人們對未來效用的低估,人們將不會特別充分地為未來做準備。換句話說,這種低估會對財富的儲蓄和積累產生偏見。

頭上插一根鐵棒,多麼生動的比喻!值得讀者在投資時作為警惕。

人是如此,企業也是如此。

作者舉上個世紀創辦福特汽車和發明流水線裝配的亨利福特為例。在福特的帶領下,公司爭取在生產的每一個流程中都從組裝者向製造者轉型,以降低成本,獲得在供應鏈上的更多話語權,並消除不必要的庫存,從而在生產效率和創新能力上取得巨大進步。

福特的”迂迴生產”包含港口和造船廠、煉鋼廠、鑄造廠、車身製造廠、鋸木廠、橡膠加工廠、水泥廠、發電廠和裝配廠。整個籌備建設過程一開始確實消耗了許多時間,也需要大量的資本支出,而在這期間幾乎顯示不出明顯效果,但在後期卻能節省大量時間。福特在迂迴生產的籌建過程中表現出了非凡的耐心,當一切就緒時,福特就會暫時專注於如何加快汽車的生產過程。

福特 Model T 年產量從 1916 年的 58.5 萬輛上升到 1921 年的 100 萬輛,然後兩年後倍增至 200 萬輛。公司後來誇耀說,每 24 秒就會有一輛新的福特汽車誕生。

讀到這段時我想到了特斯拉。以垂直整合出名的特斯拉和當年的福特很像,同樣也是在領導人超凡的遠見引領之下,用這種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的方式,近年忽然 boom!產量爆增、訂單爆增、市值爆增,所有競爭對手意會過來時已經看不到特斯拉車尾燈了。

而歷史上汽車這種大型商品量產速度唯一快過一百年前福特 Model T 的,就只有當今的特斯拉。過去這一百年來不曾有車廠贏過。

筆者認為特斯拉未來的自動駕駛和機器人很可能也會循同樣的軌跡發展。在大眾終於看懂特斯拉在幹嘛時,特斯拉又已經讓所有人望塵莫及。讀者可自行在 YouTube 上搜尋最新的 FSD Beta 影片看看是不是真的這麼一回事。

福特勸戒人們不要將金錢與生意混淆。他歸咎於股市,因為股市讓人們相信,”如果股市上的賭徒們拉升了股價,生意就會好起來,如果賭徒們碰巧壓低了股價,生意就會變糟”。福特將股市看作一場”旁門左道”表演,他把華爾街”目光短淺的金融從業者”視為自己的剋星。他認為利潤應該重新投入到營運中,而不是支付高額股息,將利潤交給少數人。

最後兩章作者提到米塞斯穩定性指數(MSI)、P/B、ROIC 與價值投資。這挺有趣,前面八章講了那麼多,最後所謂奧地利學派迂迴投資法竟然跟價值投資殊途同歸?P/B 是價值投資之父 Ben Graham 重視的數字,ROIC 是查理蒙格和 Joel Greenblatt 認為重要的指標,也是《尋找百倍股》中所說的最重要原則。

不過作者認為,奧地利學派投資法看似很接近價值投資法,實際上奧地利學派投資法可以被看作價值投資的先驅,兩者只能算遠親,在思想上有顯著的差異。比如奧地利學派投資法強調在尋求機會的過程中進行有意的迂迴,其根源在於對優勢的堅定信念,知道自己的優勢為什麼存在,而大部分價值投資者通常僅僅依賴於模糊的長期價格會向均值回歸這一點。Ben Graham 有句名言,稱之為「我們業務的奧秘之一,對我和每個人來說都是一個謎。」

作者說,當價值投資被認為是奧地利學派投資方法的一個扭曲版本時,也許價值投資的奧秘就可以解開了:創造企業利潤的生產是一個極其迂迴的過程,需要時間和資本,因此在獲得這個過程的間接手段方面要有耐心。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不應該期望這樣的企業利潤一開始就很容易甚至令人滿意(並且由於貨幣扭曲,情況可能變得不那麼理想。)那些能理解並且能忍受這個過程的人,就可以汲取到資本主義的精華。

(本文只簡單提了書中的少許內容,想了解這本奇書和 Mark Spitznagel 這位奇人的讀者可自行購買《資本的秩序》,相信翻開書後你的腦袋不會有鐵棒,只會有我到底看了三小的迷因圖。)

(22/06/29 補充:偶然看到這個實驗。物理學也告訴我們,最快的路線並不總是一條直線,迂迴之路可能讓你更快達到終點。)

加入訂閱 觀看更多產業洞見與個股分析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