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觀點

成長股投資之父菲利普·費雪(Phillip Fisher)的投資哲學

『我不喜歡把時間浪費到賺許多次小錢上面,我需要的是巨大的報酬,為此我願意等待。』

著有《非常潛力股》的投資大師、人稱成長股投資之父的菲利普·費雪(Phillip Fisher)曾在1987年接受富比世專訪,談論他的投資哲學。儘管投資生涯超過半個世紀,但菲利普·費雪真正投資的股票只有 14 支,其中報酬最少的有 7 倍,最多的高達幾千倍,就連巴菲特對費雪也讚揚有加。

以下節錄採訪內容。

---

問:你好像不喜歡買太多的股票?

答:我有4檔核心股票,這些是我真正想要的,它們代表了我的投資組合。另外,我還會用少量的錢去買一些有潛力進入核心股票池的股票,通常是5。目前,我不太確定,如果要我現在買,我會只買其中的2檔股票,而放棄其他3檔。

每個10年我都會這樣做(但20世紀80年代不太好選股票),從30年代的2檔股票開始,我總共發現過14檔核心股票,這是一個很小的數目。但是,這麼多年裡它們為我賺了很多錢,其中最少的都有7倍的投資回報,最多的甚至能達到幾千倍。

我還買過50~60檔其他股票,它們都讓我賺了錢。當然,我也虧過錢,有兩次投資縮水過50%,還有很多次損失10%的經歷,這其實就是做投資生意的成本。

然而,大多數的情況是,一隻股票溫和下跌後,我會買入更多,最後它還是帶來了巨大的回報。

但是,這些例子和那14只賺大錢的股票相比起來實在是沒有什麼好說的。我持有它們的周期都很長,最短的都有8~9年,最長的有30年。我不喜歡把時間浪費到賺許多次小錢上面,我需要的是巨大的回報,為此我願意等待。

問:那什麼樣的股票才是你說的核心股票呢?

答:它們應該都是低成本的生產商;在行業中應該是世界級的領導者,或者是完全符合我的其他標準;它們現在應該擁有有前途的新產品,而且有超越平均的管理水準。

問:你似乎非常強調公司的管理,是嗎?

答:認識一家公司的管理有點兒像婚姻:你要真正了解一個女孩,就必須和她生活到一起。在某種程度上,你要真正了解一家公司的管理,也需要和它生活在一起。

尋找那些你喜歡的公司,那些能夠給你帶來幫助,能解決你和你客戶之間問題的公司。

我的興趣主要是在製造業(我不喜歡用科技公司這個詞)的公司,因為他們總能通過對運用自然科學的發現來拓展市場。

其他領域,比如零售和金融,它們都是極好的機會,但是我並不擅長。我覺得,很多人投資的缺陷就在於他們希望什麼交易都涉及,但是一個都不精通。

問:你現在會尋找其他股票嗎?

答:我會花很多時間來研究,並不急於買入。在一個連續下跌的市場環境中,我不希望過快地買入那些我不熟悉的股票。

問:除了公司有好的管理之外,你還會參考其他什麼因素?

答:當我與客戶強烈爭論某項投資時,比如他們不情願地說“好吧,既然你這樣說了,那我們就做吧”,這種時候的投資應該是恰到好處。

如果我說“讓我們買1萬股吧”,而他們說“為什麼不買5萬股呢”,這種時候其實是在告訴你已經買遲了。

我也不會買市場偏好的股票。假如我去參加某隻科技股的會議,會場裡面擠滿了人,只有站著的地方,那麼通常這是個很明顯的信號:現在不是買入這檔股票的時候。

問:聽起來,你像是一個逆向投資者?

答:真正的成功不是要做一個100%的逆向投資者。當城市中的人們看到新式汽車將淘汰老式街車的時候,有人會想既然沒人願意買老式街車的股票,那我就買它們吧,這顯然是荒唐的。但是能分辨出大多數人接受的行為方式中的謬誤,這正是投資獲得巨大成功的要訣之一。

問:作為投資者,你在職業生涯中學到的最重要的一課是什麼?

答:你緊張兮兮的想著今天買入,明天就賣出,這是最為糟糕的情況。這是一種“小贏”的策略傾向。如果你是真正的長期投資者(這種人可真不多),那麼你的收益實際上會大得多。我曾經的一個早期客戶說,“沒有人會因為獲利了結而破產”,這句話是對的,但同時也非常的不現實。你獲利了結的確是不會破產,可是這裡面有個前提,就是你做的每件事都能盈利,而在投資這門生意裡,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你遲早會犯錯。有意思的是,我看到很多人自認為他們是長期投資者,但是卻依然在他們最喜歡的股票上做著買進賣出的遊戲而渾然不覺。

問:巴菲特曾經說他的投資哲學85%來自Ben Graham,15%來自於菲利普·費雪。Ben Graham和你之間的區別是什麼?

答:投資有兩種基本的方法。一種就是Ben Graham所倡導的,它的本質是找到極其便宜的股票,這種方法基本上可以避免遭遇大跌。他會用財務安全來保證這一點,也許會出現下跌,但是不會深跌,而且遲早價值會使其回歸。

我的方法則是找到真正的好公司——價格也不太貴,而且它的未來會有非常大的成長。這種方法的優點是大部分我的股票在相對短一些時間內就會有所表現。儘管有的可能需要幾年的時間才會啟動,但是錯誤在所難免。如果一檔股票真的很不尋常,它在短時間內也會有可能大幅上漲。

Ben Graham曾經講過,他投資方法的劣勢是這個方法實在是太好了以至於實際上人人知曉,他們都會用該法則挑選股票。

我不想說我的方法就是投資成功的唯一法則,但是我想,說這話可能有點自負,“成長投資”這個詞在我開始投資事業之前還沒人知道呢。

Philip Fisher Explains His Growth Philosoph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